因合同诈骗欧阳小战被抓
www.szinfocn.net 时间:2016-12-08 09:33 晶报
     纷扰多时的“香云莎”“阔太”争端有了新消息:深圳市香云莎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云莎公司)在法庭上称与深圳市阔太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阔太公司)有地基纠纷,阔太公司则表示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纠纷。就在7月8日,罗湖区法院一审驳回了香云莎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9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撤回香云莎公司的上诉请求。而马群涛反诉欧阳小战侵害名誉权一案,一审生效判决欧阳小战应停止侵权,并公开赔礼道歉。“应该说结果是可以预计的,现如今的这些纷争总算盖棺定论了。”当事人马群涛告诉笔者。 

     前因后果:身欠巨款

     却“恶人先告状”?

     香云莎公司董事长欧阳小战,与阔太公司负责人马群涛的纷争,始于一堵墙:欧阳小战称,其位于梧桐山大望文化创意产业园的“香云纱非遗传承基地”(以下简称香云纱基地),被隔壁的马群涛带着一群人“占领”了,导致其公司无法正常运营,他还说“这些事情都有视频为证”。对外,欧阳小战的身份曾一度光鲜:除了香云莎公司董事长,他还是深圳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香云纱染整技艺”传承人。

     欧阳小战希望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占,拆除围墙,通过媒体赔礼道歉,澄清事实。

     而此前5月11日下午,众多自称为欧阳小战债主的人,联合马群涛召集新闻发布会,提供诸多文字、图片等证据表示,根本不存在所谓“设局强租香云纱基地”,同时欧阳小战身欠过亿债务,“恶人先告状”,还恶意抹黑他们。曾给欧阳小战做过多次借款中间人的高赐近表示,欧阳小战还欠其450万元,“他是恶人先告状,找媒体造舆论。”另一位借款人分析,欧阳小战借债“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被互不认识的债主们追债时发现了,才引发此次纠纷。

     “不能因为视频里有我,就说是我带人做的。”马群涛回应称,和香云莎公司不存在任何纠纷。他表示,清者自清,法律原则上也不会要求自证清白,而是谁主张谁举证,原告起诉他砌墙没有事实证据,目的是转移债权人的注意,把自己塑造成弱者,希望法院调查清楚,要求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欧阳小战起诉:

     一审、终审,一败、再败

     7月5日,罗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因举证不足,驳回原告香云莎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9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上诉人经该院合法传唤,无合法理由拒不到庭,撤回香云莎公司的上诉处理。

     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视频截屏,仅能证明马群涛曾出现在视频中,不足以认定砌围墙系马群涛所为。此外,原告请被告停止对原告公司经营活动的侵权损害,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告马群涛、阔太公司具有干扰、侵犯原告香云莎公司经营活动的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中“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与此同时,阔太公司马群涛也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香云莎公司及欧阳小战立即停止对自己及阔太公司名誉权构成侵害的行为和言论,并在相应的报刊和微信朋友圈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7月28日,罗湖区人民法院判决,要求被告欧阳小战停止侵权,并登报道歉。

     该院认为,在本案中,被告欧阳小战在香云莎公司办公楼门口路面区域出现一些人员用砖头砌墙的情况下,未厘清事实,凭其主观猜测对媒体发表没有根据言辞,认定上列行为系原告马群涛所谓,并猜测其目的是为了侵占其厂房用地,属于非法侵占等。该行为足以使原告马群涛的社会评价降低,可以认定上列行为侵害了原告马群涛的名誉权。